凉鹤 - 分卷阅读1 30天性幻想挑战 pop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30天性幻想挑战》作者:凉鹤

    文案:

    这是网上发起的三十天性幻想写文挑战游戏!

    每肉题材和风格都不同,独立小故事,免费短篇自娱之作

    口味有重有轻,有文艺有粗糙,尺度大小不定,请慎入!

    day1海滩性事

    samuraibeach是悉尼裸体主义热衷的海滩,南半球的二月份正值旺季,沙滩摆了不少一丝不挂的肉体。

    澳洲的太阳最毒,直辣投掷,被海风一送,扑在脸上,略有刺痛,苏筝戴着大檐草帽,拎着鞋子,赤脚走到浅滩处,白沫水浪浸没脚踝,激灵灵地凉。

    “哎,咱们都跑这儿玩了,你还不脱?”

    她回头白眼:“谁说来这里就一定要裸?你个流氓!”

    卓磊指了指远处一排“烤肉”:“你看,老外不更流氓,男女都光溜溜地躺在一起!”

    “那你脱,你先脱个试试!”苏筝踢着脚底下的水,一抬腿,水花飞溅,都甩到卓磊的短裤上,不偏不倚,正好薄荷绿的短裤中央殷湿一片,卓磊哭笑不得,回头冲后面的人说:“杨远,你媳妇对我性骚扰!”

    杨远一直在后面忙着撑帐篷,听见卓磊叫,眉头一皱,吼了一声:“你他妈的脱不脱,不脱过来帮我干活!”

    “你脱我就脱!”

    卓磊嬉皮笑脸走过去跟他一起把简易帐篷支好,又指指自己裤裆:“瞅瞅,你媳妇儿的杰作!”

    杨远瞥一眼,又笑:“什么意思啊你!说的好像我媳妇儿扒你裤衩儿似的。”

    “她扒我,我没意见,你有意见不?”

    “草,我也没意见!”杨远伸脚踹卓磊一脚,卓磊躲开又叫:“苏筝!苏筝!你老公要脱裤衩儿了!”

    二人笑闹,没听见苏筝回应,便往海边看,都不觉一怔。

    苏筝这时候早脱了裙衫,露出内穿的大红比基尼,那比基尼也有趣——胸前交叉两条束胸带,只遮了胸尖尖上的一点,其余的波波荡荡倒是都瞧见了——圆润白乳,奶廓分明,若曲掌盈握,定有弹柔之感。

    腰纤臀翘,细红蕾丝云边裤条勒出两片臀圆紧致,她个子虽不高,腿却细,蹦跳回眸,百媚生辉。

    杨远看了一眼旁边的卓磊:“喂,别支帐篷了,游泳去!”

    卓磊没反应过来,侧头看杨远,后者脸上蓄着淡笑,径直往苏筝身边去了。

    转睛一瞬,卓磊明白了,脸刷地红了,侧身低头,薄荷绿丛中挑根“竹”——他自个儿的“帐篷”倒是立得快!

    “宝贝儿,我来陪你游一水。”

    杨远利索脱掉t恤和短裤,也早穿好了泳裤,一弯腰抱起苏筝就往大海里扎,苏筝尖叫一声,笑着挥臂摆脚:“哎哎,我还不怎么会游呢!”

    “有我在,你怕什么!”水漫腰际,杨远回头喊了一嗓子:“卓磊,这水真清!你麻利点儿啊!”

    “哦,我换了泳裤就来。”卓磊掉头回帐篷,心突突跳,他和杨远一样,早在出发前就换好了泳裤,只是这会儿,不敢当人脱,脱了就更尴尬了。

    寒假的南半球之旅,卓磊本来没多想,但越相处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被无故撒狗粮不说,处境还很复杂——

    他和杨远是一个寝的好哥们儿,和苏筝又是高中同学,三人经常一起玩,本该他表白的机会却没想到被人抢先一步,捷足先登了,论长相、个头、家庭条件,他样样不比杨远差,只是他本性羞怯,还总爱拿玩笑掩深情,一说正经事,他就要胡说八道——女孩子大多不喜欢这样轻浮的男孩子吧!

    卓磊不敢再往下想,等自己底下势头式微后才走出帐篷,往碧水蓝天处奔去。

    杨远正教苏筝游泳呢,没注意到卓磊已从水底袭来,苏筝只觉有人从后面揽住她腰,又痒又惊,挣扎乱叫,卓磊托住她,从水里冒出脑袋:“哈哈害怕了吧!”

    “要死啊!”苏筝掀水反攻,杨远也笑着帮她,一场三人水战热闹闹地扑腾开来。

    没料,一阵滚浪从后奔涌,侵盖而袭,杨远想去拉苏筝的手,被水一荡,没拉住,苏筝直接倒进卓磊怀里,卓磊稳稳兜住她,两腿一夹,于水中激跃。

    碧纹雪浪,水浸满脸,黑白形骸交叠,搅翻云天水底,朦胧里,苏筝只觉有硬物顶腹,不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恐惧战胜了羞耻。

    二人从水中冒出,大呼一口气。

    苏筝环望:“杨远呢?”

    “我在这!”杨远被水浪冲得远了,冒着头,伸出手遥指附近的一处礁岛,“那边好像挺热闹,咱们去看看啊!”

    卓磊笑:“好啊,看谁先游到!”

    “我怕你啊哈!”

    杨远永远是个认真的行动派,说完就一个猛子钻到水里。

    苏筝想去追杨远,无奈自己泳技不高,脚底早踩不到底儿,学的那点狗刨也不够用,刚扑腾一阵,又慌抓卓磊的手臂:“他不管我,你可得管我!”

    “咳!你个拖油瓶!”卓磊嘴上埋怨,心里倒欢喜,“你抓牢我啊,别松手,要不就把你扔大海里喂澳洲鲨鱼!”

    苏筝笑着在水里扑打他,他又叫:“哎哎,你又性骚扰!”

    “谁骚扰谁!刚才不知谁蹭我!”

    “滚!”卓磊脸红了,回脸往前游,那软绵香肉偏偏要黏他,“我告诉杨远去!”

    “信不信不等你告诉他,我先奸了你!”

    “你来你来呀!”

    苏筝在水里抓勾他脖子,胸窝在波光荡漾,红缠绸——白雪肉——青水波,卓磊滑动喉头,在粼粼的耀光碎金纹里看苏筝的脸,猜她这话里有几分真意。

    苏筝一抬手,捏他脸:“你啊你!天天就会玩嘴炮!”

    他长臂一伸,箍住她腰,拥紧在胸里,低声威胁:“我跟杨远一起办你,你就舒服了?”

    “吓唬谁!”苏筝唇齿打战,不知是在冷水里久泡还是什么,不甘心,又小声填一句:“你裸都不敢裸……”

    “我裸有什么了不起,你裸才刺激。”

    “你裸了就暴露你的色狼本性了。”

    “你裸了,我成色狼也很正常了。”

    二人越斗嘴,贴得越近,粗喘重合,唇片凑叠,相吸——粘紧——咬合——交缠。

    “嗯……”卓磊喉中发出低吟,苏筝也勾住他的脖子,碧波漾开,胸波闪闪,他下意识在水里撩拨她胸间红缠,手指轻滑,摸出乳珠一枚,奶窝深凹,弧度有致,他轻捏乳房,一双腿也把她勾牢,在水下一番撩拨磨蹭,却碍于浮力,总是落不实,不着力。

    正忘乎所以,那一头海浪又来,把两个人结结实实卷进水里,卓磊水性好,抱着苏筝在水里一滚,唇继续压着唇,让她半点惊惶都叫不出来。

    他用力一蹬,二人从浪里出落——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