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鹤 - 分卷阅读4 30天性幻想挑战 pop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臂,冠去发落,他若一条游蛇攀在烨焓的胸前:"男子抱吻女子乃是欢情首要,此可促成阴阳互激之用,耳、唇,颈、肩,可舔吮轻啮,舌如津液,两形相缚……"

    "公主乃千金之躯,切记温柔抚其玉门,感其阴气,指勾指绕,直至丹穴津流……"

    说话间,烨焓公主喘息加重,发出一声呻吟,凌丘忍不住去窥视,那公主已瘫软在太监怀中,太监一手摸奶,一手拨弄底裙里的女物——玉门阴户也透过薄纱看得一清二楚,奇怪,这公主邃谷洞前寸草不生,却见溪谷潺潺有水光影动,实在是奇妙阴器!

    福宝扶烨焓入榻,便离那凌丘只有一拳之距,烨焓腰际玲珑,在烛焰里起起伏伏,如蛇摆尾,玉腿从薄纱里显露分开,一条搭在福宝的肩上,一条搭在凌丘的腿上交叠,把阴户凑向福宝的唇边,却又转头看向凌丘。

    凌丘见她痴目情迷,眉心一皱,再往底下看,才发现是那福宝的舌头上下刷弄烨焓的牝间一缝之故,他舌长舔弄,又合唇吸吮……烨焓不由地张开小口,发出嗯嗯娇哼,不绝于耳。

    凌丘早已一柱擎天,目不转睛,只在火烛中见福宝啃噬香穴,口口津水,嘶嘶作响,更想以手缓解肿胀之痛却又不得,只能眼睁睁看自己肉物猛长,青筋暴起,龟首清液肆意流淌,如红烛燃滴蜡汁,火焰愈燃愈旺。

    他只得夹紧臀肌,耸动腰身以示挣扎。

    烨焓公主情浓神迷,脚下一蹬,踩着福宝的肩膀,踹开,自己滚到凌丘身上,急了去摸他那直柱硬棍。

    本就如火燃烧,忽有凉芊手指套弄,如火中浇冰,凌丘喉中发出呻吟。

    "你做吾家的人好不好…凌大侠……"

    凌丘艰难吞咽,胸膛上是她粉嫩娇靥,鲜红唇色,底下又有她手指抚慰,恨不得立刻答应了她,可他毕竟江湖豪杰,怎可败在美人关!

    "你不答应,吾家可折磨你!"烨焓骑坐在他身上,握茎于幽谷处,以龟首蹭肉口肉粒,阴液顺罅缝浸润狰狞龟眼,若举一火把进密洞,进不去,生生地又要进!

    凌丘扛不住折磨,抬臀欲刺:"你果然是个妖种!"

    声音本该冷厉,却柔情似水,更绵软:"公主……坏烨焓啊!"

    抬起脖子,一口叼住烨焓的垂乳,烨焓微微一哼,身子前倾,由他吃了。

    福宝起身,见烨焓把玩男子之阳物,而那男子却不知好歹,不由地愤恨,又恨自己胯下无物,不能满足烨焓,只能从后面扑来,吻烨焓的脊背,顺到臀下,小圆皱菊,粉嫩可见,还有那男物竖着不入,只缓缓磨汁,福宝便伸舌去舔,从菊心儿到烨焓和凌丘的交接阴肉处,一下下舔拨,取泉饱饮。

    烨焓乳心儿一疼,是凌丘发狠,后又有福宝撩人,不觉四肢一麻,竟松了手,凌丘见她似临大幸,便耸臀一顶,整根玉茎深钻穴底,烨焓没料到,啊地空叫一声,坐到底了。

    凌丘入田,百骨炸酥,本该悔恨自己的失足,却没想,这男女交欢之紧致胀热竟如此美妙快慰,可惜自己动不了手脚,只能夹紧臀子,狂颠拼击,肉撞肉磨,不让自己在烨焓穴内停下一刻,烨焓更是欲死欲仙,这厢深入猛捣,那身下福宝还抚弄小菊,咬舔她另一只乳蒂。

    "啊啊!"

    烨焓发簪脱地,乌发随胸波飘荡,一抽搐,肉穴两片夹紧,穴内如洪水喷涌四射,凌丘也被激荡到顶,险些泄了自己,忽想自己若射,便结束了男子生涯,不由地又狠狠憋了回去。

    烨焓得了趣,越觉这凌丘好玩,更要同他耍上一阵。

    "给他解了手吧!"公主下令,福宝眉心一拢:"公主,这……"

    "他不会伤我,若有歹意,我就一刀杀了他。"烨焓仍坐于茎上,从福宝腰间抽出一把短刀——本可做切茎之器,现在却用来切断凌丘的手缚,还他半身自由。

    目光短暂交接,凌丘和烨焓对望,一瞬,便知心意——是啊,他怎能伤她!她美好的面庞和蛮劲的腰肢,冷冰皮肤里有那么一穴软濡媚肉,他想要她,甚至萌生一种想要替代福宝的想法。

    荒唐哉荒唐!

    哪个男子心甘情愿献出命根子,当个男不男女女不女的东西,哪个男子会乐意俯首帖耳,恭顺服从地侍候一个女人?哪个男子又愿意做引子,挑燃美人情,却吃不到美人肉?再把她送到另一个陌生男子的肉体上?

    细细抽拔,他抬起身子坐了起来,大手环抱烨焓,抚其面点其唇,她一点也不邪恶,倒是有点懵懂的天真,张着澄净的眼睛,他不由地吻她眼、脸、鼻、唇——最后一口侵吞,缠绵拥吻——这男女欢爱滋味太妙!

    他的肉物仍然勃勃在其穴内旋磨,纵拄横挑,傍牵侧拔,乍缓乍急,或深或浅,他越入越惬意,越入越找着点门道,何时快何时慢,左还是右可掀弄得烨焓蜜液流溢,情生意动。

    张福宝见他二人渐入佳境,如胶似漆抱拥耸动,知自己任务已完,却仍不甘心往前凑,把唇递到烨焓耳边细舔——"呼……公主不要阿福了吗?呜呜……阿福想要公主亲亲。"

    这声听起来凄楚,凌丘手掌握乳,另一只手腾出来去交握烨焓的手,触到刀柄,松开其指,底下玉茎一刻不松懈,雄壮猛跳,锯穴玉理,勾穴穹窿,如铁杵捣药,如凿石取宝。

    烨焓正享着穴中之美,忽听噼啪一声肉皮撕裂,一股鲜血直喷满脸,再睁眼,身边福宝已颓然到下,面目狰狞,两眼圆瞪,脖间窜出鲜血不止。

    凌丘仍不减颓势,扔了匕首,箍住烨焓的腰臀,大力顶弄:"我杀了他……你就是我的……我这八字四柱四阳之人乃仙人骨,玉茎乃真身奇剑,可控阳抑精,……我做你的假太监,护你一生周全,你不可再找其他人……"

    烨焓只觉穴内生热酸麻,一股暖液浇灌,想悲惧也不成,只觉自己成了仙,欢愉激荡到了云顶!

    啊!

    凌丘被她磨夹,也终于决心释放自己,哼咛一声,抱着烨焓便狂泄万里。

    忽然,烛火尽灭,屋内一片漆黑。

    啊!

    "呵呵,奇剑不奇,肉身罢了。"

    day3佛不恕

    觉莲十八岁了,这是她出家的第二年。

    枯灯一枚如豆燃,头顶佛祖显慈颜,但觉莲的事,佛祖恕不了。

    事情起源于上个月去沈家做法事超度。

    死的是沈家三公子,据说聪敏好学,饱读诗书,曾出钱帮着修寺庙,可惜连房媳妇还没娶上,不到三十就死了。因其善举,十里八村儿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