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鹤 - 分卷阅读52 30天性幻想挑战 pop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婉只觉那硬物肉实实地击中穴心,浑身猛地一打颤,一股热流从体内喷涌!

    她闭紧双眼,在高潮里享受几秒的空白——这空白里,她可以忘了自己在何年何月何地,忘了自己的模样,是古是今,甚至可以忘掉身边的男人是谁。

    猛然睁眼,车水马龙的声音,一室闷热,孟小婉翻了个身,忽然惊起——她在哪?

    她已不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了!

    她穿回来了!

    可是,她转头一瞧,却见另一个陌生的男子睡在身边!

    忽然头疼欲裂,孟小婉拍拍脑袋,眼前晃过片段的记忆画面——那夜她同劈腿男分了手,喝醉了,同一个陌生男子去开了房——激吻、拥抱、抚摸和做爱——他把她弄得兴奋异常,单单用手和口便让她喷湿床单,他进入她时,她更是激颤地晕了过去——接着,她就穿越了!

    她就在那个时候穿越到了一千多年前!

    现在的枕边人,孟小婉早已忘了姓名,但那一千多年前的华墨元却深深地留在脑海里。

    时间之旅,她只和他打了个照面,千年修得共枕眠,一夜之欢爱,哪怕陌生的古人,也暂暖了她的心扉。

    至少,曾经有个同乡,听她吟唱一曲而会心一笑。

    ******************************************************

    【注】:秦安小曲是形成并主要流行于甘肃省东南天水市秦安县境内古老的戏曲艺术,相传形成于明代中期。

    day23三人行,必有我图

    避孕套,eros润滑液,清肠剂,眼罩,细麻绳。

    冯昕宇抬头问:"你拿绳子干嘛?玩sm呢?"

    坐在对面的王博安说:"以防万一啊,一旦她不配合怎么弄?"

    冯昕宇抖了抖手里的烟灰,鼻哼:"我女朋友什么样儿我还不知道?我说不用就不用。"

    王博安举起桌上一杯残酒,仰脖,干了。

    冯昕宇吸了口烟,眯起眼睛来,歪嘴吐雾:"你别紧张嘛,气氛到了自然就好了。"

    王博安哼了一声:"我哪有紧张,我就怕你到时候跟我翻脸。"

    冯昕宇在桌上的烟缸里捻灭烟蒂:"你还不了解我?咱俩这么多年哥们儿,我什么时候跟娘们儿似的出尔反尔?既然都是商量好的事,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王博安抬起眉毛拧着嘴,似笑非笑:"行啊,你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冯昕宇点头,指了指桌子上啃了一半的烤鸭:"不吃了?"

    "饱了。"

    冯昕宇拾起筷子点了点鸭子的头和屁股:"你上,我下,我后,你前,三个洞,三个都要满。"

    王博安纤长手指在酒杯玻璃纹儿上来回划动,凸起手指骨敲了敲杯口,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大概喝了点酒,脸微有酡红,眼帘一提,神色犀利:"谁不满谁不是男人。"

    "哈哈哈!"

    冯昕宇笑声扬到半空,外面大门响了,有人进来又关上门,冯昕宇警觉收声,迅速给了王博安一个眼色,后者忙把桌上的东西一一揣回兜里了。

    前后脚的事,外面的人已经趿着拖鞋晃进客厅——高挑的个儿,牛仔短裙底下裸两条细伶腿,穿水红短袖雪纺衫。自然卷的亚麻色头发扎团子头,白净,两颊却晕红,眼光流水,笑灿灿:"啊……我回来了啊老公!"

    "公司聚会怎么样?"冯昕宇起身去迎那人,接过她身上的小挎包,又轻搂她腰:"玩得开心吗?嗯?我家小阮阮也喝酒了?"

    阮嫚轻推开他,冲桌子旁边的王博安笑笑,又把目光落到桌上,笑意更深:"嗬!你俩趁我不在就开大餐!啊!你们还吃烤鸭!"

    王博安匆促扫她一眼,低了眼睛,手指在玻璃杯上又敲了一下。

    冯昕宇顺势在她屁股上轻拍:"那就再来吃点……"

    "不了不了,公司自助都吃一天了,明天我又要长肉了!"她转身又指着王博安说:"你哈,又趁我不在就勾引我老公,哼!"

    王博安看她一眼,挤笑:"你老公还用我勾引?"

    说完,也不知再说什么好——他不是那么擅长言辞的人,尤其见了她,说不出太好玩的话,目光游弋,停在她衬衫扣子间,急忙掉头,酒涌上脑,脑中却灵光一闪:"你一不在,他就跑我屋里。"

    冯昕宇忍不住笑,从后头一手圈住阮嫚的肩膀,一手指着王博安说:"妈的别说得我好像上了你好多次似的!"

    阮嫚不怀好意地滴溜转眼睛:"嗯……你俩要是真搞基,我可要观赏!"

    "嘶——"冯昕宇勾手捏阮嫚的脸:"又拿我俩找素材!我跟你说,就你们这些腐女真可怕!"

    阮嫚不仅腐,还很黄,在网上写男男上床的故事,冯昕宇从来没看,也不爱看这些东西,更不把这些看成事儿,屈指在她后脑勺上弹了一下:"我跟你说,你可别一天到晚在网上瞎写,写那些有的没的给抓起来!"

    阮嫚耸肩:"你不知道耽美小说现在很流行吗?"

    "什么耽不耽美,我看是蛋疼!"冯昕宇拉着阮嫚落座

    阮嫚想起身又不能,半坐在他腿上,加之自己先前也喝了点酒,两腿发软,冯昕宇的手就在她后背来回游走,口气也柔多了:"老婆,陪我俩再喝点。"

    "喝什么喝啊,你都醉了!"阮嫚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对面王博安正看呢。

    冯昕宇却不管,大手从她裙下伸进去,摸到屁股缝里,阮嫚忽地炸叫,又仰头咯咯地笑,眉眼轻飞,浑身都颤,飞眸到对面的王博安脸上,似乎要看看他是个什么表情。

    王博安微露尴尬,但目光如炬,紧紧定在她脸上,阮嫚胸口一荡,回过头,勾住冯昕宇的脖子问:"你俩这是喝了多少啊?"

    "不多,也就五六瓶吧。"

    "怎么你俩都跟醉了似的!"

    "你没醉?我灌醉你得了……"冯昕宇箍住阮嫚,眼看嘴唇就要靠过来,阮嫚往后一躲,笑骂拍打他:"你要死啊!"

    回头又去看王博安,王博安歪着脖子冲她笑:"你们这是在虐狗吗?"

    冯昕宇埋在阮嫚的胸口间,眼睛却看向王博安,神色暧昧:"你不就喜欢被虐吗?"

    隔着阮嫚,二人视线相对,颇有默契地眨了下眼睛,冯昕宇趁阮嫚愣神的功夫,就抬手捏住她下巴,垂眸一凝,吃上她的唇,阮嫚在他怀里挣扎扭捏,但也不过徒劳,那人早把她牢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